Git 10 周年之际,创始人 Linus Torvalds 访谈

泡在网上的日子 / 文 发表于2015-04-16 09:37 次阅读 Git,访谈

来源:oschina

十年前的这一周,linux 内核社区面临一个根本性的挑战:他们不再能够使用他们的修复控制系统:BitKeeper,同时其他的软件配置管理遇到了对分布式系统的新需求。 Linus Torvalds,Linux的创始人,将这个挑战接手并消失了数周,创造了 Git 工具。今天 Git 被用于成千上万个工程,并且在程序员社区中掀起了一个新的社会化编码的浪潮。

为了庆祝这一里程碑,我们请 Linus 去分享 Git 的幕后故事,并且告诉我们这个工程队软件开发的影响。你会发现他在这个故事背后的的评论。我们跟随者Q&A追寻Git的轨迹,同时我们为其他的工 程也描绘了轮廓。去查找KVM,Qt,Drupal,Puppet和wine背后的故事吧

为什么开发Git?

Torvalds: 我其实根本不想做源码管理,我认为源码管理是计算机领域最无趣的事(可能数据库更无趣 ;^)。我对SCM(源码管理工具)感到愤怒。但是BitKeeper的出现让我重新认识了源码管理。BK (BitKeeper)大多数都是正确的,但有本地副本的存储库与分布式合并是一个大问题。分布式源码管理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源码管理的分离——谁才可以提 交改变。BK展示了如何通过每个人都有源码库来避开这个问题。但是BK也有自己的问题:几种技术导制了这种问题(恼火的重命名),但最大的问题是它不开 源,这让很多人不愿意使用它。因此,当我们以几个核心的维护使用BK而告终——它们是免费使用的开源项目——但它们无处不在。BK帮助了内核开发者,但是 它还是有痛点。

当Tridge (Andrew Tridgell)对 (相当简单的) BK 协议进行逆向工程–这是有悖于BK的使用规则的–的时候,事情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地步。 我花了几个星期(几个月?我觉得是那样)在Tridge 和 Larry McVoy之间做调解,但是到最后,明显不起任何作用。于是,从那个时刻起,我决定不再继续使用BK,也不愿重回使用BK之前的糟透了的日子。同时,令人 遗憾的是,一些其它的SCM,尝试着做分布式的事情,但是远程访问也没有处理好。我有性能的需求,不仅仅是满足远程可用,同时我还担心代码完整性和整个工 作流,于是我决定自己写一个。

你是如何着手做这件事的?你是整个周末都在写代码,还是只在固定的几个小时呢?

Torvalds: 嗨,实际上,你可以从git的源代码仓库中,查看它是如何成型的,除了大概是最开始的一天。我大约花了一天时间来让git“自我管控”(self- hosting),这样,我就可以通过git来提交代码(commit)到git。所以大概第一天是隐藏的,但是所有其它的东西都在那里了。编码工作大多 数在白天,但是也有少数在午夜,也有一些在凌晨2点。最有趣的部分是,它成型非常快;git树中的第一个commit并没有很多代码,但是它已经做了最基 本的事情–可以提交(commit)自己。其中的技巧实际上不在于代码,而在于想出它如何组织数据的办法。

所以,我想说,git在大约10天左右的时间之后的样子(在这个点,我使用git做 了*kernel*的第一次提交),它并不像某些疯狂的垃圾编码(而是有实际的使用价值)。早期的代码量实际上非常小,它的目标是正确实现基本点。 在整 个项目开始之前,我一直在仔细考虑。我意识到其他人遇到的问题,也想到了要避免去做的事情。

它的存在周期达到了你的预期吗? 你认为它目前应该如何工作呢? 是否有一些限制呢?

Torvalds: 我对git非常满意。对于kernel的开发,它做的非常非常好,满足了我所有的预期。让我觉得有趣的是,它是如何接管了许多其它项目的。结果是令人吃惊 的。在更换源代码管理系统的时候,有很大的惯性;看看CVS,甚至是RCS,它们占据了多长时间,但是,某个时刻起,git就完全接管了。

你觉得它为何如此广泛的被采用呢?

Torvalds: 我认为,其他许多人像我一样,都被同样的问题弄得灰心丧气,这些问题让我厌恶SCM。许多项目由于试着解决一两个边边角角的小问题而让人们抓狂,并不是像 git这样真正的着手解决重要的问题。即便人们并不知晓“分布式”的部分有多么重要(许多人曾反对它),只要他们弄明白,git允许简单可靠的备份,同时 允许人们生成他们自己私有的仓库,而不用担心一些中心仓库的拥有写访问权限的策略,他们是绝不会再回到以前的版本管理的。

Git会永远存在下去吗?或者说,您是否预见到在下一个10年中将会有其他的版本控制系统出现?你会是这个系统的作者之一吗?

Torvalds:不,我不会是这些作者中的一员。我们在10年内或许可以看到一些新的东西,但我保证这些东西也会是“类Git”的。这并不是说Git能正确地处理所有的事情,但它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把最为基本的问题都解决了,在这之前没有一款软件配置管理工具(SCM)可以与之媲美。

我可以毫不谦虚地说 ;)

为什么Git能在Linux上工作得如此好?

Torvalds:好 吧,很明显的它就是为了我们的工作流程而设计,因此他本身就是Linux的一部分。我已经多次提到完全的“分布式”部分,但它值得一再提及。它被设计得在 面对如Linux的大型项目时有足够的效率,并且它被设计得去完成在它之前人们认为很“难”的任务——因为那些事情我每天都在做。

只举一个例子:代码合并的概念在多数源码管理工具中 通常被认为是非常痛苦和困难的事。你会计划你的代码合并,因为那是重大的决定。那样的情况对我而言不能接受,自从我一天在合并的窗口前做数十次的代码合并 之后,最头疼的的问题不是代码合并工作本身,最重要的应该是检查其结果。Git中,代码合并只会花费数秒,编写代码合并注释文字却会花费我很长的时间。

因此,Git基本上按照我的需求设计和编码,也这样实现。

有人说Git只是为聪明人设计的,甚至连Andrew Morton都说:“Git经过特意设计,以便让你感到自己不够聪明。”您对此有何回应?

Torvalds:我想在以前确实如此,但现在不同了。因为某些原因,人们觉得git难用,但我认为现在只剩一个原因,那就是:你可以用很多种方法完成一件事。

通过git你可以完成很多事请,git要求人们遵守许多规则,这些规则并非出于技术上的限制,而是为了让人们可以更好的合作。git是一个强大的工具,开始使用时你会感觉很困难,这通常是因为你可以用不同方法完成一件事,而且这些方法都能工作!一般说来,学习git最好的方法可能是,你先用它做最基本的事情,直到你熟悉这些基本操作,再去了解git的其它用法。

git的复杂有一些历史原因,其中之一是:它过去就很复杂!git的早期用户是那些为Kernel编程的人,他们不得不学习一系列非常难用的脚本。 把绝大多数的精力花费在让git能用,而不是更易用。所以早期git给大家的印象(确实就)是,你必须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。当然,在最初的半年或一年里, 事实确实如此。

人们感觉git复杂的另一个原因:git不同以往的SCM。许多人使用CVS十年甚至二十年,但git不是CVS,它们一点也不像。git和CVS 的设计理念不同,命令也不同。git从来没有想过模仿CVS,甚至相反。如果你曾经长时间使用CVS风格的SCM系统,就会感觉git很复杂,并且觉得那 些和CVS不同的设计没有存在的必要。奇怪的修订编号会让你分心,你心想:为什么git的修订编号不能像CVS的1.3.1那样累加,而要选择一个奇怪的 40字节的十六进制数呢?

但git并不是要故意标新立异。git确实和CVS存在差异,因为人们有不同的知识背景,所以这些差异使人们感觉其中一个比另一个复杂。CVS背景的东西正在渐渐远去,可能现在很多用过git的人从来没有用过CVS,他们就会不习惯CVS的使用方式。

你认为没有git,Linux Kernel能达到目前的开发速度吗?

Torvalds:呃,没有git,我认为可以。但那意味着需要有人写出与git相似的工具:一个像git一样高效的分布式的SCM。没错,我们确实需要像git这样的东西。

您目前对GitHub有何看法?

Torvalds:毫无疑问,Github是一个非常棒的代码托管服务,但我对它仍有一些看法:做为一个开发平台(提交代码,请求更新,跟踪issue等),GitHub有太多限制。它远不如Kernel的开发平台那样出色。

部分原因是由于Kernel的开发方式——git正是为Kernel开发而生,但另一部分原因是GitHub的界面鼓励不好的行为。比如,GitHub上的“完成提交”有一些不好的提交信息。GitHub曾经修复了一些问题,也许现在已经做得很好了,但它永远不能像Linux Kernel那样,和git完美结合。

请说一说在 Git 或 GitHub 上您最感兴趣的用法?

Torvalds:很高兴看到采用git可以很轻松的创建一个项目。以前的代码托管很难用,有了git和GitHub,创建一些小项目变得非常简单。项目具体是做什么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可以做到了。

您最近还有其它项目吗?其它可以统治未来若干年软件开发的伟大项目?

Torvalds:目前没有,如果有的话我会告诉你。


收藏 赞 (1) 踩 (0)
上一篇:好代码的科学定义
你如何定义好的代码?本文通过咨询65个开发人员同一个问题从而得出了一个伪科学的答案。 首先我们相信写好代码是非常重要的。为什么呢?首先,好代码比差代码更有趣,成本更低。其次,代码好,就意味着你正在构建的产品有可能会更好。第三,也是非常关键的一
下一篇:怎样尊重一个程序员
得知一位久违的同学来到了旧金山湾区,然而我见到他时,这人正处于一生中最痛苦的时期。他告诉我,自己任职的公司在他加入之前和之后,判若两人。录取的时候公司对他说,我们对你在实习期间的表现和学术背景非常满意,你不用面试,甚至不用毕业拿学位,直接